《七千里流亡》刘可牧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9-01-31 10:52:00 阅读: 255次
《七千里流亡》刘可牧

基本信息

书名:《七千里流亡》
作者刘可牧
(作者)
出版社山东画报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15年12月1日)
页数:310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7547416527,9787547416525
ASIN:B019RUGW5A
版权:山东画报

编辑推荐

《七千里流亡》是刘可牧的一部回忆录,详尽记述了抗战爆发后随学校流亡大后方的一段经历。期间遭遇过敌机轰炸,亲历过饥寒岁月,艰难跋涉播迁7000里,不屈不挠,弦歌不辍,是抗日烽火中的个人史述。战争笼罩之下的各地民情风物,于书中也不乏生动记述,亦可当作抗战社会生活史料读之。



媒体书评

西南联大西迁的故事广为人知,其实,在全国抗战的大变局巾,许多内地中学也一路西迁。中学生,无论是自理能力还是一路盘缠,都远不如国立大学。中学西迁,更加艰辛,也更有“故事”,却长期不为人知,不被重视。刘可牧先生,将那个大时代自己随校西迁,颠沛流离七千里的过程娓娓道来,记述了其中的千辛万苦,生离死别,人生道路的抉择……填补了历史一道小小的、但却重要的空白。
——雷颐20世纪的中国是个让人做梦的时代,盖苦难愈多,梦想愈甚我读刘可牧先生这部晚年忆旧的遗稿,仿佛与他徜徉于青春梦的墓场,平淡文字铺陈的细节中,全是同难家殇
——冯克利八年抗战,不光是前方将士的流血牺牲,也是平民百姓拒做亡国奴的生死流亡。作者以从容流畅的笔墨,留下一部带有生命温度的个体史述,弥足珍贵。
——冯克力


作者简介

刘可牧(1920—2007),曾用名刘保全。祖籍山东兰陵县,生于南京,随父母迁居济南。抗战前就读于山东省立第一(初级)中学,后随校流亡至四川,就读于国立第六中学。流亡途中热情参与抗日救亡宣传,因遭政治迫害,离校往甘肃谋生。1949年后从事教育工作,先后任职于齐鲁大学、山东师范学院、昌潍师专、寿光一中、吕潍教育学院。少时便爱好写作,小学、初中时即在《华北新闻》、林语堂主编的《宇宙风》上发表多篇作品,流亡中也时有作品发表,1940年代一直坚持文学写作。文革后从事教学的同时,撰有中国现代文学研究论文及问忆文章。晚年写下抗战流亡同忆录。


目录

隐隐的炮声中开学
迁校泰安遭狂轰滥炸
徒步鲁西南
辗转“陇海平汉”暂栖许昌
赊旗店
狂飙救亡工作团
豫鄂边遇奇
山城郧阳汉江沉船
校长声言去陕北考察战时教育
“疥是一条龙”
《紫塞》俞新民去陕北
围攻教师丑剧
夜走郧阳城
蓝滩险奇
洵阳县长
病留汉中
青羊驿夜话红军
剑门雄关
罗江四分校
绵阳初到总校
“党化教育”组织管控
“第五分校”是一片坟场
化学兵团
向往延安鲁艺
张文卿的遭际
广田师的文学教海宝钟去南洋
闹课事件
体育盛事捉放小贼
“外围组织”——读书会
只身离校“母校”元旦晚会锦官城
寄宿舍劳动营陈翔鹤师
躲避追捕觅职糊口
“避仇投亲走陇秦”
流亡路线图
《七千里征途》代序
少年人——山东省立第一中学校歌
不屈的一群(代后记)


经典语录及文摘

不屈的一群(代后记)
刘庚子
“一些段落可以传世”,此为诗人朱健读罢这部回忆录的感慨。诗人亦是“七千里流亡”的亲历者。
于老年,“文革”后安逸从容的日子里,父亲记下了他少年时动荡漂泊的故事。
1937年秋,当济南已听到黄河北日军的炮声,一群正读初中的少年,离开了杆石桥外省立(济南)一中“广厦宏伟,青瓦粉墙”的校园,随学校、师长奔去“大后方”,启程了不知所终的流亡,也开始了他们无从预计的人生“流亡”。
此种由记忆而来的文字,大概可称为“私人历史”。作者自始便明言这是个人视角的叙事。而这种叙事自然会有其个人视域的边限,笔端也无法抹去言说者自己情感意向和价值理念的“偏见”。既如此,或有问,其所述历史事件是否准确可信?亦或还有深一层的哲学疑问:私人话语之鲜明的个人色彩就写作而言,是应被视为人性不可克服的弱点呢,还是相反,应该视之为写作中的一种优势?对此两问,就这部回忆录而言,答案均是肯定的。当这个春夏借助互联网核查这部遗作的内容时,明确地感觉是:此乃一部史实相当准确的“文学作品”;而私人言说无从逃脱的个人风格则正是其无法拷贝的独特性。“偏见”是必要的,唯其如此才会有差异,才会丰富多彩,才能更生动地映现出那些已远逝岁月的风貌。由是,执各种“偏见”的“私人历史”便作为细节填充了时代的宏大叙述,使宏观历史不再干瘪而鲜活且富有生命。
对父亲和他少年时的同学而言,流亡是一段魂牵梦绕的经历。自“文革”后期,父亲便时常谈起其中的一些片断。毕竟,流亡深远地影响了他(们)的一生。一个学生群体,少年时便毅然离开家庭、家乡,流亡到陌生的远方,此类情形并不多见。至上世纪70年代末,人们开始从极权状态中松绑,生存与精神有了一些自由空间,父亲在全国各地的老同学陆续返回齐鲁探亲。1985年父母把家从青州迁回济南,落居于燕子山下的高校校园,自此,他们的家便成了返省老同学的落脚点和济南老同学的聚会点。父亲先后与四十余名同学有了通信联系。从80年代初到新世纪初二十多年的时间里,父亲在青州、济南、青岛、泰安、聊城、北京、贵阳、兰州、西安、武汉、长沙、广州等地,见到了近四十位同学、师长、师母,其中若干位是多次相聚,每次相聚都会长谈,而流亡则是长谈中一个不会落掉的主题。回顾、还原当时人与物的场景,兴奋,哀伤,深思,辨析,激昂,悲愤……他们谈起流亡总是有说不完的话。此情此景有父亲诗一首为证:“百泉久涸喜又开,临潭煮茗待君来。湖山旧梦犹能觅,亲朋三五老未衰。”
1986年《李广田文集》第五卷出版,其中第一部分便是“流亡日记”。李广田,著名散文家,父亲和他少年友朋们尊敬的师长,一同流亡出鲁,穿过豫、鄂、陕,时走时住,到达四川绵阳一带,至1941年“皖南事变”前后师生被迫离校,历时三年余。李广田先生曾给予父亲那帮流亡的少年学子诸多文学教诲和生存资助。其“流亡日记”无疑是十分珍贵又十分真实的一手资料,恰好与父亲及其他师长、同学的记忆相互印证。“文革”后几位尚存的师长和许多同学陆续在写一些回忆流亡的文字,但多是简述、侧面或片段。而父亲似乎早有打算,他要仔细描画出亲历的流亡之全过程,充分酝酿后,便动笔了。
山东全境面临沦陷,教育厅征问各学校怎么办?多数表态无奈之下只有停办,唯独省立第一中学(初中)校长孙维岳(东生)决然要带学生出走。真教育家本色呈现!危局当前,无所畏惧,敢于担当,坦然自若!流亡,艰辛困苦,前程难卜,有人并未到校,有人返回原籍,有人悄悄留下,有人惧怕返回。“不做亡国奴!”喊口号慷慨激昂,然实际上大多数学校、家庭、个人并无此般决绝之勇气,义无反顾地离开家园、故土,踏上流亡抗争之路。父亲和他一起流亡的师长、同学们,只是小小的一群。尤其在流亡第一站——南去济南百余里的泰安城便遭到敌机的狂轰滥炸,生死之间,惊心动魄,居然丝毫未能动摇这群少年和师长的意志!
流亡生活有多么危险、困苦?“回忆录”所述汉江沉船,22位女生溺亡的大悲剧种种自不必说,且看李广田先生“流亡日记”中记下的两段:
“阴雨已四日,没有不漏的房子,而尤以学生的宿舍为厉害……漏的实皆无法居停……满屋泥泞,与地下铺的麦穰混在一起……无怪疾病之多……”
“午饭时,闻霹雳巨响,众生惊怖,继闻喧哗,乃知新建之厨房倒下。×先生监厨,头被击破,二学生藏桌下无恙。幸馒头在住室,菜已搬入餐厅,不然,午饭即无可吃。旧屋遍漏,墙多倾斜,人人皆存危戒之心。”
……
父亲生长在一个“革命的”基督徒家庭。祖父刘瑕毕业于南京法政大学堂,追随孙中山,为同盟会员及其激进的中华革命党党员,曾在武汉人狱,居南京新街口若干年,基督教共产主义者,早亡。父亲不仅观念上受家庭熏染,并且自小生活困苦,加之时代的风尚,老师的引导,自由、民主、平等、人道很早便成了他(及其同窗好友们)根本的价值观念,成为他(们)评判人事是非的标尺。这些观念在他(们)心中虽经1949年后历次“政治运动”,史无前例之“文革”,也未被颠覆。
省立(济南)一中、罗江四分校是父亲和他少年同窗们的精神家园,因为那里有“自由”,有“光”。诗人朱健(本书中的杨镇畿)年不足二十岁时,以一首神话长诗《骆驼与星》(见诗集《白色花》)讲述了他们随校流亡的历程,这历程是脚下的也是精神的,时隔近五十年,神话长诗与这部纪实“回忆录”再成呼应,情景气质完全一致。史家有言“以诗证史”,正应于此。然而诗的特性是拥有超出具体场景的意韵,人生如诗!神话长诗映显了父辈们一生命运的“流亡”,那是“骆驼”追“星”的征程,虽然他们的“骆驼”之身没有化成乘风的“白帆”,但困顿中却从不绝望,绝无戚戚哀哀,从少年到晚年,在漫长的被歧视、被迫害的生涯中,他(们)从未消沉,从未蝇营狗苟,从未沦为行尸走肉或跪着的奴才。也许正是流亡为他们奠定了这种人生态度,他(们)是做为人而牛活了一牛的。
本文作为代后记,在这部“回忆录”行将刊印出版之时,我代表家人感谢就这部稿子帮助过我的朋友们!大概十五年前,著名人文社科翻译家冯克利先生找人把稿子打印装订成册,家父得以分别寄给他的同学,阅读、核对、补充、批评、留念;今年春,值抗战胜利七十周年之际,我把书稿交给了著名读物《老照片》的主编冯克力先生,他很快给我了回信,充分肯定了这部“回忆录”的价值,确定山东画报出版社可以出版,其对书稿的褒奖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年初,当我说准备出版这部“回忆录”时,得到了父亲晚年的学生魏超先生及他的女儿魏鹤鸣同学的热情支持。鹤鸣同学主动承担了文字再修订、编辑的技术处理工作,魏超先生则以极大的热情去核查“回忆录”中的每一个人物和事件,他在互联网上搜寻,寻找家父仍健在的同学及已去世的师长、同学们的后代,取得联系地址和方式。收获出人意料,计有九位“老神仙”尚健在,并与其中多位通了电话和书信。于这里,向我尊敬的“老神仙”们由衷地致谢,并祝他们长寿再长寿!魏超先生还逢巧联系上了家父的音乐老师瞿亚先的公子——济南的瞿雷先生,我们已多次会面,一见如故。瞿雷先生研究“一中”至“六中”流亡史近三十年,积累了许多有价值的资料,写出了许多有分量的文章,为整理本“回忆录”支持良多。本书付梓之际,得雷颐、冯克利两位学者诚意推荐,其情可感。其他给予帮助的朋友兹不一一具名,均致以真诚的谢意!
2015年8月于济南

迁校泰安 遭狂轰滥炸
学校已陆续减员,远县的同学大都回家了。
孙校长透露出消息,他请示了教育厅长何思源,决定带济南初中的师生迁校。何说:“你如能带走山东的中学生,你就当校长。”他虽然认识到战争将是长期的,但也有短期的打算。迁校的最终地点不过是他的老家成武——“我们的家管得起你们饭”。学校暂时先迁泰安,自己有积蓄,还有准备建科学馆募集的钱……大都是胡老师为学校节储下来的。到泰安后,学校供给学生伙食。
泰安距济南180里路,乘火车不过两小时路程,所以济南市及附近各县的学生大都愿往。但也有远县的学生,决心随校迁移,不当亡国奴。
10月16日,学校迁到泰安,暂分住在东关几家民宅里。美国牧师立即前来推销他的面粉,并为“学校”供电,身材高大的美国牧师满脸堆笑。本地商人马伯声也来推销面粉,号召爱国——买他面粉厂的。他的面粉厂、电厂在西关。在济南,他还有座仁丰纱厂。
泰安是我的熟地方。我们一家曾在西关裴家店住过一两年。父亲的基督教共产主义传不开,一家人过着吃煎饼、喝凉水的日子。有时母亲和姐姐们替人选花生挣点钱用。中秋节,父亲有诗“日过寻常休便休,忽闻节至只生愁。月饼虽圆无钱买,摘来酸枣度中秋”。济南初中也曾全校来泰安旅行。那次没有登顶,到中天门后,折由西山而归。长寿桥、百丈崖、黑龙潭很美,飞瀑、悬崖、黝黑的深潭,水是那么沁凉、甘甜。
虽然是白面馒头、豆腐肉、小米稀饭……但我吃不进去。同学们望着我发愁。同学隗文云说:“保全,你回济南吧。”
一天,我的饭桌上突然出现了煎饼,还有两个炼乳罐,装着醋和酱油。我问是谁拿来的,同学们说是赵忠——“就是咱班那个穿长袍的,他家就在泰安”。从此,我认识了赵忠,很快成为好友。我用酱油、醋泡煎饼吃,不久就能吃下馒头和豆腐肉了。
过了些天,我们搬进了山东省立泰安初级中学。这所学校已经停办,连校头们也抛掉校舍不知哪里去了。
泰安初中位于岱庙以东两条东西大街之间,除两座二层楼房为四个教室外,其他校舍均为平房。
学校一隅的一个小院,为“平津流亡同学会”与“山东同学会”借住,他们辟了一个小小的阅览室。
教职员工已有多人未来泰安,各回原籍或他去。训育主任、训育员均已不见。我自考入济南初中后,前后训育主任有王馨堂(王麻子)、崔凡亭、王明伦,训育员马友三(后任训育主任)、顾警民等等。除王明伦是位书生,大都阴风阳气,或蛮横,或傲然不可一世……使学生们敬畏而远之。但他们有政治本钱,趁抗战之机,各登青云去了。同学来泰安的明显减少,我班只有十四五人,后又减为十一人。
孟浦云老师回老家(莱芜或蒙阴)前,曾约我们班同学谈过话,嘱我们安心读书,意思是不要过问政治。(据闻,他于日本投降后,在国民党省党部任科长。)于是,冉昭德(晋叔)老师教我们国文了。他毕业于山东大学国文系,曾在《现代》上发表过小说。他口吃得有趣,竞教吟徐志摩的《沙扬娜拉》,什么“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他口手并用,兼以面部表情,课也讲的别具一格。张绶青老师也来到泰安,仍教我们代数。英文则由胡老师教。音乐教员瞿亚先口授《海军歌》《航空员之歌》,均系译配苏联歌曲,似与现实有些隔膜,他为什么不直接教抗战歌曲呢?(P12-P13)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

刘可牧的书,刘可牧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