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救满族说部纪实》周维杰

编辑:千味书屋 来源: 九零文学网 时间: 2019-01-31 09:01:36 阅读: 979次
《抢救满族说部纪实》周维杰

基本信息

书名:《抢救满族说部纪实》
丛书名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部丛书
作者周维杰
(合著者),荆文礼(合著者),谷长春(编者)&0更多
出版社吉林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第1版(2009年4月1日)
页数:380页
语种:简体中文
开本:16
ISBN:9787206061363
ASIN:B002IBZZPE
版权:吉林人民出版社

编辑推荐

《抢救满族说部纪实》为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部丛书之一。





目录

抢救满族说部工程的启动
一段难忘的回忆
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研考
三年筹划为抢救满族说部
奠定思想、组织基础
关于申请将《中国满族传统说部艺术集成》
列为国家重点科研项目的请示
吉林省文化厅成立中国满族说部艺术集成编委会
(一)吉林省文化厅厅长周维杰讲话
(二)原省级老领导、主编谷长春同志的讲话
(三)编委会工作原则
(四)满族说部的整理原则和编辑体例
吉林省中国满族传统艺术集成
编委会扩大会议纪要
第二次编委会扩大会议纪要
中共吉林省文化厅党组文件
文化厅与省新闻出版局联席会议纪要
关于抢救、整理满族说部有关问题的会议纪要
《中国满族传统说部艺术集成》整理细则
关于抢救、整理满族说部工作情况的汇报
《中国满族说部艺术集成》被文化部批准为“十五”规划国家课题
省委书记王云坤在抢救满族说部的工作汇报上作了重要批示
《满族传统说都》档案管理细则
刘魁立、乌丙安对吉林省抢救满族说部的指导意见
中国民族民问文化保护工程试点项目申请报告
满族说部被文化部批准为中国民族民间
文化保护工程试点项目
关于抢救和保护满族传统说部的行动计划
洪虎省长看到人民日报“抢救满族说部”报道后
作了重要批示
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满族说部试点工作方案
国家中心组织专家对试点项目工作方案的论证结果
吉林省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专家组工作条例
吉林省抢救保护民族民间文化遗产专家组成员名单
吉林省文化厅成立抢救满族说部领导小组
满族说部艺术集成编辑部与
国家中心签订试点项目任务书
萨满文化与满族传统说部
再论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关于在北京召开满族传统说部阶段性成果
鉴定暨研讨会的请示
吉林省实施抢救满族说部工程的
回顾与现状
栉风沐雨二十年
关于在京举办“满族说部阶段性成果鉴定暨研讨会”的情况报告
满族说部国家级非物质
文化遗产代表作申报书
满族说部申报国家级名录录像片解说词
关于满族说部终审的若干规定
满族说部阶段性成果正式进入出版程序
编委会2005年工作小结
国务院批准满族说部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抢救满族说部具体行动
《乌布西奔妈妈》采录始末
富育光:用心血熬就史诗
一条漫长的求索之路
《萨火人传》采录纪实
田野调查视野中的满族说部
……


经典语录及文摘

《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部丛书》在文化部和中共吉林省委、省人民政府的领导与支持下,经过有关科研和文化工作者多年的辛勤努力和编委会的精选、编辑、审定,现在陆续和读者见面了。
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满族,同其他民族一样有着自己独特的文化源流,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满族传统说部,是满族民族精神和文化传统的重要载体之一。“说部”,是满族及其先民传承久远的民间长篇说唱形式,是满语“乌勒本”(ulabun)的汉译,为传或传记之意。20世纪初以来,在多数满族群众中已将“乌勒本”改为“说部”或“满族书”、“英雄传”的称谓。说部最初用满语讲述,清末满语渐废,改用汉语并夹杂一些满语讲述。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满族各氏族都凝结和积累有精彩的“乌勒本”传本,如数家珍,口耳相传,代代承袭,保有民族的、地域的、传统的、原生的形态,从未形成完整的文本,是民间的口碑文学。清末以来,我国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由于历史的、社会的、政治的、文化的诸多原因,满族古老的习俗和原始文化日渐淡化、失忆甚至被遗弃,及至“文革”,满族传统说部已濒临消亡。抢救与保护这份珍贵的民族文化遗产已迫在眉睫。现在奉献给读者的《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部丛书》,是抢救与保护满族传统说部的可喜成果。
吉林省的长白山是满族的重要发祥地。满族及其先民世世代代在白山黑水间繁衍生息,建功立业,这里积淀着深厚的满族文化底蕴,也承载着满族传统说部流传的历史。吉林省抢救满族传统说部的工作始于20世纪80年代初。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解放思想、拨乱反正精神的指引下,民族民间文化遗产重新受到重视,原吉林省社会科学院有关科研人员,冲破“左”的思想束缚,率先提出抢救满族传统说部的问题,得到了时任吉林省社会科学院院长、历史学家佟冬先生的支持,并具体组织实施抢救工作。

30年前,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制定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方针,像一声春雷,震开科学和文化工作者被禁锢多年的思想枷锁,他们以巨大的勇气,越过雷区,跑到田野中去寻找民族文化发展的根基,调查以往被学术界认为敏感而不敢触摸的课题。改革开放,为中国创造了大发展的环境,也提供了思想大解放的条件。正是在这种形势下,我省社会科学院的老院长佟冬先生率先提出抢救即将消失的满族民间文化,于是富育光等一批科学和文化工作者背起行囊到东北三省、北京、河北等省市满族聚居的村屯调查探宝。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人民生活条件极差,交通不便,下乡调查是艰苦之旅。他们承受着别人难以想象的巨大压力和困难,以坚韧不拔,矢志不移的顽强拼搏精神,硬是把这项工作坚持下去。历经30年的风雨沧桑,几起几落,最后在省文化厅的组织领导下,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部这朵民族艺术奇葩终于被完好地抢救保护起来。这本《抢救满族说部纪实》,就是记录30年来吉林省抢救满族说部的历程,也是改革开放在保护民族文化遗产方面的一个缩影。从这个历程看,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抢救满族说部硕果累累、光彩夺目的今天。
满族传统说部是千百年来各氏族对祖先英雄业绩和生存经验的传诵,一代一代口耳相传,承继不渝。这些恢宏的内容、壮丽的诗篇都承栽在传承人的记忆之中。在过去各种运动频繁的年代,像傅英仁、关墨卿、马亚川、富育光、赵东升等传承人,耐着寂寞,坚守自己民族的精神家园,任其批判和打击,仍泰然处之,坚持自己的信念,保护老祖宗传下来的遗产,这是何等可贵啊!没有他们的民族文化自信,没有他们执著追求的精神,满族说部早已被湮没在历史长河之中。所以,抢救保护满族说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抢救保护满族说部的传承人。根据这一认知,在编辑本书时,把侧重点放在采录和抢救传承人的具体工作上。

在满族民间口碑文学宝藏中,著名的东海萨满史诗《乌布西奔妈妈》,占据着十分显耀的地位。它以雄浑的内容、磅礴的气势,以及古老美丽而传奇式的英雄神话故事,揭示东海早期鲜为人知的珍贵历史,数百年来光彩夺目,一直震撼着人们的心灵。自上个世纪90年代初,部分史诗公之于世以来,便引起国内外学界的瞩目。而且,近些年来更有来华访问的外国学者同我们一道远赴俄罗斯远东地区踏察锡霍特山乌布西奔洞窟墓地,造访古代东海文明遗存。①
在如今我国东北白山黑水广袤沃野外,自古还有一片美丽、富饶而神秘的土地,那便是闻名于世的乌苏里江以东、濒临日本海的古东海窝稽地。《后汉书》、《晋书》等称,其域“东极大海,广袤数千里”。《满洲源流考》云:其地“负山襟海,地大物博,又风气朴淳”。我国史书中所言之“窝集”、“乌稽”、“窝稽”等,系指这片土地。“窝稽”,为女真语,即满语,汉意密林之意。曹廷杰《东三省舆地图说?窝稽说》言“今辽水东北尽海诸地……皆称窝稽,亦日乌稽,亦日渥集、阿集”。近世史书多用“窝稽”,亦可用“窝集”一词统称。有史可查,自有生民,这里便为中国历朝统属。商周时为满族先世肃慎人生息繁衍之所。《中国历史地图集》中载:唐渤海时期所辖之域,如龙原、墟州、定州、安州、率宾府等治所统理。金代设恤品路、耶懒路。元代设恤品路、鲸海千户。明代设双城卫、喜乐温河卫、童宽山卫等等。《大明一统志》介绍,其域“东为‘野人’女真”,“不事耕稼,惟以捕猎为生”。《珲春史志》亦云“其民皆依森林以居,恃射猎为生”,足见许多部落仍长期处于原始氏族母系社会或向父系氏族社会过渡时代。

书友评论及读后感

周维杰的书,周维杰作品集